一年飞行167次!这位教授的信念点燃无数人 16年间他在青藏高原跋涉50多万公里收集4000多万颗种子“一个基因可以为一个国家带来希望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他培养出西藏大学第一位植物学博士……2017年9月一场车祸将他的生命定格在了53岁他就是我国著名植物学家钟扬近日,《故事里的中国》节目回望了钟扬的“种子人生”令无数网友为之动容如今,钟扬教授的学生继续完成他未竟的事业用植物为双胞胎儿子命名他活成了一颗追梦的“种子”1979年钟扬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录取此后,他作为计算机人才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研究所工作在同事张晓艳的引导下第一次开始接触植物学相关的专业后来,钟扬和张晓艳结为了夫妻植物学研究也成为他毕生奋斗的方向钟扬的一对双胞胎儿子都用植物来命名:云杉和云实分别代表裸子植物和被子植物钟扬的妻子张晓艳说“这两个名字可以包含所有的植物界”夫妻两人热爱植物就如同热爱自己的孩子一样2001年,钟扬放弃复旦大学副院长的职务主动请缨到西藏大学任教他说:“青藏高原有2000种特有植物一颗种子可以造福千万苍生那是每个植物学家都应该去的地方”他经常鼓励身边的学生:“不是杰出者才做梦而是善梦者才杰出”而他的梦是“种子事业”、培育人才采集上千种植物4000多万颗种子培养出7名少数民族博士生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青藏高原的植物种类十分丰富但直到2008年在当时世界最大的植物园——邱园里还没有一颗来自西藏的种子为了让世界重视西藏的种子钟扬教授带领学生们“盘点家底”他的足迹遍布西藏最偏远、最艰苦的地区采集了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为国家提供重要的生态安全储备资源因长期高强度工作2015年钟扬突发脑溢血医生建议他绝不能再去西藏但钟扬越发觉得时间有限加快了工作步伐3年又3年,每期3年的援藏结束钟扬都有无可辩驳的理由继续:把西藏当地的人才培养起来把学科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为了“种子事业”仅2016年,钟扬就飞行了167次收集这么多种子有什么用?钟扬这样说:“因为国家需要,人类需要”假设一百多年后还有癌症那时大家发现某种植物有抗癌作用然而由于气候变化这种植物在西藏已经无迹可寻这时采集的种子就发挥出作用了钟扬和团队做基础性研究为的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钟扬教授未竟的事业已有更多担当的肩膀2017年9月25日钟扬在工作中遭遇车祸不幸逝世年仅53岁当时,他的双胞胎儿子才刚满15岁噩耗传来那天,大儿子痛呼:“父亲,你敢走啊,我还没长大呢……”悲痛之中,一家人决定将钟扬的车祸赔偿金和利息全部捐出来用于支持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才培养工作因为全家知道,这是钟扬的梦想而他们,想将钟扬的梦想延续钟扬常说,“教师是我最在意的身份”他的心里始终将学生放在第一位每个学生都是一颗宝贵的种子他相继培养出了7名少数民族博士生西藏大学理学院教授拉琼是钟扬的第二位藏族博士他们曾一起抵达高等植物生长的最高极限只为寻找名为“鼠麴雪兔子”的植物拉琼记得老师曾认真说过想给每个民族都培养一位植物学博士钟扬曾说:“任何生命都有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而我们所采集的种子也许会在几百年后的某一天生根发芽到那时不知会完成多少人的梦想”如今,钟扬的学生们仍在科学的高峰上继续攀登,实现他未竟的事业一生一心做一事钟扬教授的心愿就是播种未来感谢您为未来所做的一切致敬!来源:央视新闻(责任编辑 谢雅静)